酒驾、醉驾(危险驾驶罪)——成功缓刑案

发布时间:2019-07-31 15:02:09

  上诉人沈某向本院提供了被害人吕某某的谅解书证实,吕某某对上诉人沈某的行为表示谅解,不再追究其责任。同时,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区司法局出具调查评估意见书证实,上诉人沈某无犯罪前科,适用非监禁刑的社会危害较小,在社区服刑无重大不良影响。

  本院认为,上诉人沈某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其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应依法惩处。关于上诉人沈某及其辩护人所提锦州辽希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报告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该鉴定报告书系由具有相关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鉴定人员依照相关行业标准检测作出,鉴定程序符合法律规定,原判以该司法鉴定意见作为定案依据并无不当,故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沈某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量刑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原判根据上诉人沈某的具体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在法定刑幅度内对其量刑并无不当,故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判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鉴于上诉人沈某犯罪情节较轻,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全额缴纳罚金,确有悔罪表现。且二审审理过程中,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其所居住社区司法局亦出具调查评估意见,适用非监禁刑的社会危害较小,宣告缓刑对其居住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故对其执行方式予以调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一、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区人民法院(2015)古刑初字第00049号刑事判决对上诉人沈某定罪及附加刑部分;

  二、撤销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区人民法院(2015)古刑初字第00049号刑事判决对上诉人沈某主刑部分;

  三、上诉人沈某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法律相关知识:

  犯交通肇事罪如何负刑事责任

  1、本条规定的犯罪主体为一般主体,任何人只要从事对机动车船驾驶的,均可成为本罪的主体。当然实际中主要是从事交通运输的人员。包括从事公路交通运输、水上交通运输的人员,如车辆、船舶的驾驶员、车长、船长等,以及对上述交通运输的正常、安全运行负有职责的其他有关人员。因本章已对航空人员、铁路职工违反规章制度,致使发生重大飞行事故、铁路运营安全事故作了专门的规定,所以本条不再包括上述两种人。

  2、行为人主观上是出于过失。如果行为人故意造成交通事故的发生则应按其他有关条款定罪量刑,不能适用本条。

  3、行为人必须实施了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的行为。也就是说行为人的行为必须是违反国家有关交通运输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以及国家有关部门制定的各种规定。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机动车辆安全技术检测站管理办法》、《高速公路交通管理暂行规则》、《铁路道口通行规定》以及其他有关海运、船运等方面的法律、法规。

  4、行为人的行为必须造成了重大事故,即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才能构成本罪。这一点是区分交通肇事罪与一般交通事故的主要标准,如果行为人违反有关交通法规的过失行为没造成上述危害后果的,就不构成犯罪,应按交通事故由有关主管部门处理。